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免费公益广告

公共的、良知的、对社会有益的......

 
 
 

日志

 
 
关于我

喜欢旅游,喜欢一个人傻傻的发呆.

网易考拉推荐

一次特不愉快的经历  

2007-10-30 09:52: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年5月份由于要注册公司,便咨询了很多单位。最后经一个普通朋友(不知根知底的)介绍,认识了密云的一个姓李的女士。该女子称自己是密云工商局的能办营业执照速度快而且价格相对其他人和公司比较低。出于对那个朋友的信任,我没有对该女做进一步了解,便到密云请她吃了一顿饭并把4000元代办费(她原先说的)和身分证复印件及相关资料交到她手里。“这些材料够吗?”我问,“差不多了”她回答。由于在密云办,来回不是太方便,我希望能把资料一次性交清给她。她说差不多了,我想人家在工商上班又是办执照的,她说的话应该八九不离十。就这样她拿着我的钱和材料留了个收据走了。过了四、五天她打来电话说:办不了,要拿你的身分证原件过来,另外那个钱可能不够要4500元。“怎么和你当初说的不一样?”我有点气急,“吃饭的时候再三的问够不够,你说差不多。这回要身分证还要钱,你到底怎么回事?”。电话中她回答“这钱我去办时人家公司说要4500元,还要身分证原件”,“你到底是什么人啊?你不是工商局的吗?怎么和当初讲的不同?”。我有种上当的感觉,心想算了不办了,万一是骗子呢?“这样吧,我不办了,把东西和钱退回来。”我试探说,“好的”她答。“你到底是不是工商局的?”我有点不死心,顿了一会儿“是啊”她回答。我彻底怀疑决定放弃(后来确认她根本不是工商的而是某代办公司跑腿的),“把钱和资料退给我吧,我不办了。”“真不办了,那你过来取吧。我已经给你登记了公司名称要扣钱的。”她说,“什么?你办不了事耽误我的时间还有脸要钱?”我气愤极了。“300元,我登记这个公司名花了300元,你还能继续办的。”她说,我想既然这样就给吧,“那有发票吗”我问,“有的,你过来再说”她挂了电话。

       几天后我去密云找她约她在原来饭店门口见,她迟迟不出来,我在那里等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最后和我约定在一个广场见。“东西带来了吗”我问,“带了”她答,远远的她后面跟着3个壮壮的男人,“要扣你500元钱”她说,“什么?”我彻底愤怒了,“你一会儿300,一会儿500,到底什么意思啊?”。“没什么意思,就是要500,剩下的退回你,否则你拿不回这钱”她不屑一顾的说。“你不是说300吗,把发票给我,你取走300元其余的还给我”“没有发票,要500元。”她不容分辩的答,那三个男的也盯着我。我心想为什么没票呢?哪怕收据也应该有吧?难道根本没花钱(后来经过工商证实登记公司名称不要钱且两周后将失效)只想讹诈。我气得咬牙切齿,真想过去拉住那个中老丑恶女人擅她一巨耳光,却强压着怒火(好汉不吃眼前亏)。(此时如果自己是李连杰或成龙该多好啊!一对四也不担心)。这时那三个中的一个狠狠的说:“小心点,别乱讲话。”“好啊,有你的,带着人过来想敲诈”我恨恨盯了那女的一眼说“等着瞧!”说完,转头叫辆车直奔密云城关派出所。

        我到派出所报了案,一位张民警接了案,心想这回你还敢敲诈?不一会儿张民警通过我提供的电话把那个女的找来。这回那女的带了三个人其中还有一个四、五拾岁的女士和一个年龄相仿的男士,跟上次带的人不一样。她相当的嚣张进来就朝民警嚷嚷道:“你们说说,我给他办事,他不给钱.....”。我对民警说:“不是我不给钱,她花了多少钱,拿出票来该多少我给多少,现在她没票一会儿要300,一会儿要500还带三个人明摆着讹诈。”警察没理我的话,把她们领到另一办公室做笔录去了......。出来后张民警对我说:“你们的事你们自己协商解决吧不归我管,或者你也可以去密云法院起诉她。”我原来以为找到一根救命稻草,现在看来又掉进了另一个冰窟,“就几百元钱,您就按道理给调解调解,我起诉又要花很多时间,再说事情也不能耽搁”我强压怒火哀求道。“我调解你们又不听”民警说。“您怎么讲,我都按您说的办”我说。这时那女的说:“怎么讲我都要500元”。“拿票据呀,我给你”我大声的说,“你看你们不听吧,自己解决吧”说完不再理我一会儿走了。此时自己感觉好象从天上掉到地面重重的摔了一跟头,想爬却爬起来。怎么办?心理想,真起诉吗?那得等多长时间。再说这里是她的地盘,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万一法院也是一样的态度呢?我有些迷茫。过了一会儿她们中的那个四、五拾岁的女的过来对我说:“小伙子,我看你也不容易,这样吧你给400元”,我没有回答,沉默思考着,给呢?还是起诉?“给你300元吧”我最后决定说。“不行,400元一分不少”姓李的女人大声叫道。我思前想后怕耽误不起时间决定给。“那你给个票据,把其余的钱退给我”我说。“没有”那女人一边答一边把剩下的钱给我。我接过钱数了数,“怎么才3500元?”我说。那女人看了看手里的钱说:“噢,错了”然后不情愿的递给我被她多拿的钱“本来应该500元的”嘴角还带着诡秘的得意的笑。我失意极了,那种心情无法用语言形容。我在派出所门口徘徊许久,还有公理、道理可讲吗?我竟然在一个派出所被敲诈了400元钱,到底是谁的悲哀,是我呢?还是那个姓张的民警或是那个派出所?这件事让我久久不能平静,想起来就气愤难耐。回家后给市局写了封信,一个多月后,密云公安局给我打来电话叫我过去再处理这件事。由于我后来公司已注册下来且忙着公司的事,就一再耽搁没有过去。如今我公司已正常运行,这件不愉快的事也不再时时想起,虽然还没有解决,但心情已平静许多。有时也想如果最终真由于时间关系没过去解决就当花400元买个教训吧。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